正在阅读:认识农村家庭要理清三种变化
首页> 理论频道> 经济社会 > 正文

认识农村家庭要理清三种变化

来源:农民日报2019-11-20 09:55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柯利刚

  农村家庭是认识研究中国城乡“千年变局”大环境下各种问题的一个核心。把握住了这个核心,有利于建立思考农村问题的认识基础,有利于深入到农村社会问题的内部肌理去思考解决问题,从而助力于把一些优秀的传统家庭观念融进现代价值体系,抑或让小家庭和大家庭、子辈和父辈之间实现同步发展。

  “农村的孩子见不着爸爸妈妈,老人见不着儿子儿媳,甚至老两口之间,都经常见不了一面。”这样的现象,经过媒体报道,相信越来越多的人都不会陌生。

  这些现象有一个聚集点,那便是农村家庭。谈及农村家庭这个话题,笔者发现,很多人都会提及这么一句话:现在的家庭已经不是从前的家庭了。为了弄懂这句话的内涵,笔者搜集了很多素材,梳理之后发现,近几十年来,中国的农村家庭真的发生了很多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其中最核心的变化主要有三种:家庭经济结构之变、家庭居住模式之变和家庭人物关系之变。

  农村家庭的经济结构由农耕结构转变为工耕结构。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传统中国最主要的产业始终是农业,最基本的单元始终是农村,最多数的个体始终是农民。农耕文明的底色和基调,决定了中国农村家庭的经济结构主要是农耕结构,农耕经济的主要特点是:聚族而居、多代同堂、男耕女织、自给自足等。纵观历史,农耕经济虽有发展,但主要呈现为一种静态的发展,也就是说清代的农村和秦代的农村,虽然生产方式有所进步,但两者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近代以来,工业文明对农业文明的冲击,在诸多领域造成了“数千年未有之变局”,这种“变局”集中体现在农村家庭身上,主要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解放了生产力,多出来的劳动力急需寻找一个去处;城市对外开放,不断产生新的工种和岗位,也因此产生大量的用工需求。一个有人,一个需要人,两者一拍即合,于是成千上万的农民选择“洗脚进城”。年轻人进城务工后,老一辈留守务农,于是曾经的农耕经济,转变为以代际分工为基础的半工半耕经济。

  农村家庭的居住模式由共居模式转变为分居模式。说到中国农村家庭的居住模式,大家基本上都能想到“四世同堂”或“三世同堂”。中国绝大多数的70后、80后,甚至90后,都有跟爷爷奶奶,甚至跟太爷爷、太奶奶一起生活的记忆。实际上,家庭居住模式是由家庭经济结构决定的。在农耕经济时代,人不离土,户不出乡,即使家庭代际之间,在生产、生活上有所分工,但不管怎么分,彼时的家庭成员主要呈现为一种共同居住的模式。

  现在就大不一样了,因为农村家庭的经济基础变了,农村家庭的居住模式也因之有了巨大的变化,当下的居住模式,可以称之为分居模式。笼统起来说,就是家庭成员分开居住,有人居住在农村,有人居住在城市。具体说来,分居模式主要呈现为以下几种情况:第一,年轻人在城市居住,老人小孩在农村居住;第二,年轻人带着小孩在城市居住,老人留守;第三,年轻人带着小孩在城市居住,一位老人跟着住在城市照顾小孩,另一位独自留守。事实上,很多新生现象,比如留守老人、留守儿童、农村老年版“周末夫妻”等,都和农村家庭居住模式的改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农村家庭的人物关系由家人关系转变为亲人关系。对于家人关系,过去有很多常见的说法,比如“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因为居住模式是同进“一家门”,所以四代或三代,生活是在一起,生产也是在一起,因此传统的家人关系,是一种密集互动的超级熟人关系。超级熟人关系,主要表现为不同家庭成员之间,对彼此的生活习惯、社交范围、生产特点等都十分熟悉。同时,因为父辈占据生产生活资料,掌握生产生活经验,传统的家庭纲常伦理也偏向于父母,所以传统的家人关系,是一种以父辈为绝对权威和核心的超级熟人关系。

  家庭经济结构转变为工耕结构之后,子辈的城市务工收入,远远超过父辈的务农收入,获得经济独立的子辈,越来越多地掌握了小家庭的话语权,父辈的权威核心地位也因此不断消解。同时因为分居模式的客观存在,父辈对于子辈在城市的工作内容、生活习惯和社交范围,由曾经的熟悉转变为现在的陌生。因此,当下农村家庭父辈和子辈之间的关系,逐渐由超级熟悉的家人关系,转变为相对陌生的亲人关系。这种转变的一个核心体现就是婆媳关系,现在越来越多的婆婆,在进城的媳妇面前,要重新学会“当老人”,这其中就包括要学会“把媳妇当亲戚”。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认识研究中国问题,需要认识研究农村问题,更微观地讲,则需要认识研究农村家庭问题。家庭是一个社会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种关系的微缩核心,农村家庭更是认识研究中国城乡“千年变局”大环境下各种问题的一个核心。把握住了这个核心,有利于建立思考农村问题的认识基础,有利于深入到农村社会问题的内部肌理去思考解决问题,从而助力于把一些优秀的传统家庭观念融进现代价值体系,抑或让小家庭和大家庭、子辈和父辈之间实现同步发展。说到底,这样的认识,有利于让时代的大发展兼顾到更多家庭的小故事,让发展少一些阵痛,多一份温情。(柯利刚)

[ 责编:赵宇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为“中国之治”贡献力量

  • 中国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鲜明特征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如果我们可以推进全球优秀人才向中国移动,就能够快速提升我国产业结构的水平,缩小与发达国家在收入和福利上的差距。
2019-11-06 16:54
《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大力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为着力点,深刻体现了新时代的新要求和新特征。
2019-11-04 15:43
在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逆风再起的背景下,中国在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方面的角色日益突显,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的聚焦所在和信心与动力源。
2019-10-29 16:27
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发布《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概念文件,旗帜鲜明地倡导“共同发展”价值,为反思历史、检视当下、走向未来提供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2019-10-23 16:34
要对中印关系把舵定向,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规划中印关系百年大计,为中印关系发展注入强劲内生动力,携手实现中印两大文明伟大复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赋予中印关系新的内涵。
2019-10-14 16:23
70年来,党领导人民经过艰辛探索,找到了一条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和中国具体实际紧密结合起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向全世界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2019-10-09 17:05
70年来,几代中国共产党人准确把握世界大势,不断调整内外政策,推动我国实现从封闭半封闭向全方位开放的伟大转折,谱写了中国和世界共同发展进步的历史篇章。
2019-09-30 16:09
在一体化发展和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如何适应深刻变革的产业发展新特征,并以此为契机进行产业转型升级战略调整,是现阶段面临的重要问题和紧迫任务。
2019-09-19 14:19
当前,尽管中国经济发展面临新的风险挑战,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经济运行继续呈现总体平稳、稳中有进发展态势,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积极因素增多。
2019-09-11 18:27
互联网的独特魅力、强大吸引力和广泛渗透力与年轻党员的旺盛创造力等“诸力共鸣”,使得中青年党员成为“互联网党建”的中坚力量。依靠这支队伍推进新时代的互联网党建,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2019-09-04 17:26
当前,香港极端势力的行为早已越过底线,不仅严重挑衅“一国”底线,也会进一步撕裂香港社会,伤害大陆与香港之间的感情,给香港法治带来巨大危害。
2019-08-16 18:03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贡献给世界的“大国智慧”“大国方案”,更需要“大国话语”来为其保驾护航。必须进一步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对外话语体系的构建与译介传播。
2019-08-16 10:09
全党必须高度重视这些来自国内外、党内外的重大风险,不断强化忧患意识和风险意识,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中继续磨砺初心,切实提高进行伟大斗争的能力和本领。
2019-08-12 17:20
中国革命精神是我们的一个精神源头。如果没有源头,也就没有后来的水流。同时,还必须认识到,加强中国革命精神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当代价值。
2019-08-05 11:46
受国内外复杂多变的宏观环境影响,民间投资活动还较为谨慎,存在较大释放空间,这就需要打好组合拳,多措并举激活民间投资活力,扩大民间投资的关联效应和乘数效应,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多动力。
2019-07-24 15:22
一篇篇文章在系统数据库中汇聚起来,一位位专家不断“通关”,成为积极公正的评判者。提升网络理论表达活跃度,激活网上舆论引导正能量,iWaes的初衷,随之逐渐实现。
2019-07-09 04:45
2019年上半年刚刚收官,中国经济交出的成绩单备受关注。尽管外部环境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有所增加,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但中国经济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延续总体平稳的基本面,呈现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大趋势。
2019-07-02 11:41
网络是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主阵地、最前沿。要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唱响主旋律,壮大正能量,做大做强主流思想舆论,把全党全国人民士气鼓舞起来、精神振奋起来,朝着党中央确定的宏伟目标团结一心向前进。
2019-06-24 18:40
一方面,长臂管辖本身就是一个混合的法律概念,在当前语境下又进一步衍生到政治行为领域,更加掺杂不纯。另一方面,长臂管辖是在全球化时代应运而生,其出现是针对其中的治理赤字有的放矢。
2019-06-21 10:23
表面看来,美国传媒推动民主自由,但事实上,美国传媒并未超越政治而存在,而是以一种“去政治”的表象, 对内维系权力精英统治下的个人主义民主,对外协助军事-商业复合体实施霸权能力。
2019-06-18 19:01
加载更多